• 人若看清和明白自己的處境,就只能承擔的,即使心裏有一種畏懼,對著蕭瑟的,對黑暗與幽閉的恐懼,也要承擔著它,回到自己的使命中。 有骨骼的哀傷,那等同於一種自我克制。 ​